网站首页| 资中县| 经开区| 网络电视| 新闻中心| 内江新闻| 国内国际| 房产| 旅游| 教育| 美食| 汽车| 医卫| 体育| 娱乐| 团购| 囧图|

《月之暗面》面对自首的选择。

【发表时间:2019-07-11 20:50:18 来源:】

月之暗面时间 下午地点 卧室人物 苏枫洁 27岁男青年,白领,穿睡衣睡裤,神色萎靡。苏枫洁之善面 白色长袍.白色面具。赤足带翅。以下简称善面。苏枫洁之暗面 身着带金属扣的黑斗篷和黑色长靴,露下半边脸的黑色面具。以下简称暗。萧白 苏枫洁的妻子。[ 苏枫洁独自蹲坐在昏暗的舞台中央,从“天窗”处射下呈井字形的夕阳照着苏枫洁惨淡的面容。 苏枫洁 (双手慢慢捂在脸上,自言自语)着什么急啊!不就是几分钟的事儿吗!这下……这下……诶![乒乒乓乓的响声从暗处传来苏枫洁 (急噪地举拳砸一下地板)烦不烦啊!吃个东西都和母猪似的!欠修理啊![萧白灯亮,卧室内景。有床,有矮橱,衣柜。萧白出现在左侧门口。萧白 (试探)这么暗还不开灯!都6点啦!苏枫洁 不搭理萧白 (向前两步,伸出小拇指抓抓自己的脸)你也不是有意为之吗,何苦啊你这是!再说了……这事……这事又没人看见!苏枫洁 (猛扭过头去)萧白 (委屈)冲我来什么劲啊!这可你自个干的好事!害的我也跟着……苏枫洁 (狠狠地)……没良心!萧白 (微怒,指自己的鼻梁)什么?!我没良心!好!我这就去告诉……苏枫洁 别生气!别生气!别气坏肚子里的孩子!骂我自己呢还不成么!?萧白 (愣半秒,嘲讽,委屈)好吧,既然我说什么都没用,那……你就窝在里边好好忏悔吧!提醒你!你可是一个星期闷在里面没出门了,(恶狠狠地)小心头上长苔藓!(转身离开,声调忽转,平静不带温度)我去你明哥家坐坐,好让他开导开导你。苏枫洁 慢着!萧白 又怎么啦?苏枫洁 你刚才说你这要就去干嘛?萧白 嗨!我这都是气话,别往心里去!苏枫洁 是不是想说你要去举报我?萧白 什么意思!(愤怒)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你就这么信不过我?!(委屈)苏枫洁 (不置可否 摆手示意萧白离开)萧白 (看看苏枫洁 悻悻地)我先走了啊。(到门口)苏枫洁 (头也不扭)关灯。萧白 (关灯,欲言又止)……放心……我不是那种人!苏枫洁(死气沉沉地)你就是真把我告了,我也不怪你!(一下躺倒在地)萧白 (气愤,不知所措)神经病!(摔门离开)[门未摔上,一束微弱光从门的位置射来 钟表滴滴答答的响着;同时夕阳(淡黄色)照在地板上的位置很快地由西向东移动着,并逐渐消失,在日光消失的地方,月光出现(亮银色)渐渐西移,当它移到苏枫洁身上的时候……苏枫洁 (发现脑袋后的黑暗中立着一个白忽忽的人影,一骨碌站起来)谁!(失魂落魄)善面 (冰冷沉静)不用害怕。我是……苏枫洁 后退三步(发颤) 别过来!快从我家滚出去!否则我就……喊人!我就……报警!(拿枕头扔过去,未中)善面(一步未移) 你怎么还那么容易着急,如果当初不是那样,现在也不会躺在这里跟自己过不去的吧!至于报警,你真的敢吗?苏枫洁 ( 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你小子看见了,你小子看见我撞人啦……想来敲诈我是吧?(苦笑,摇头)该来的还是来了!善面 (缓缓地摇摇头)苏枫洁 (指善面面具)那为什么不让我看见你的脸?装神弄鬼的穿成这副模样?肯定是怕我雇人……善面 雇人灭口吗?实话告诉你,我是你的良心!苏枫洁 (楞了一下,忽然舒一口气,站起来)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自己人就不用见外了!抱歉,我先失陪一下去洗手间……善面 (挡住苏枫洁)苏枫洁 怎……怎么?善面 你是想给疯人院打电话吧?苏枫洁 呵!你倒很有自知之明啊!还不快给我滚!善面 (低头沉默2秒,发怒)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呢!(富于穿透力的声音)[天窗破碎,闪亮异常的月光洒满房间,善面的白袍飘起,苏枫洁尖叫着跌跌撞撞向房门逃跑,滑倒。善面(向苏枫洁步步逼近,略带怒气)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你怎么能不相信我——你心里残存的那点可怜的善意呢!一个像你一样连自己的良心都怀疑的人…… 做出肇事逃逸的事也不会感到难堪的!对吧?因为他已经离堕落不远了!(已至苏枫洁面前,低下头在苏枫洁能看到的角度摘下面具)苏枫洁 (惊恐地张大嘴巴,声音发抖)你怎么和我长的一样!善面 (戴好面具转身与苏枫洁拉开距离)我已经向你解释的厌烦了!苏枫洁 (语无伦次)好……不论你是……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善面(声音恢复平静)不要怕,我是至善的,而且归根结底还是你的一部分,我不会伤害你的!苏枫洁 那……你,想怎样?善面 应该说我们应该怎样,这你不是早就想好了吗?你不是早就有去承认罪行,补偿被你伤害的人的念头吗?老实告诉你,人若犯罪,必要付出代价!人若犯了罪而隐瞒,他必因我的存在而受煎熬!苏枫洁 (思索,冷冷地)我不干……如果听了你的鬼话,那我努力得来的一切不都全毁了吗? 善面 你真的拒绝赎罪吗?难倒这些天你就过的快乐吗?你真的以为这些事情是会被轻易忘记的吗?苏枫洁 我……(抱头)这……我……善面 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苏枫洁 (突然站起来)哈!这一定是我在做梦!是我太累了,躺在地板上睡着了而已!错不了的!鬼才信你呢!善面 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告诉过你了,一个人要是怀疑自己的良心……[“那他才能在这个充斥着黑暗的世界里生存!”昏暗的角落里一个声音响起,亮的异常的月光暗淡下来。苏枫洁谁?善面 (惋惜)唉!他来的真不是时候!苏枫洁 那是……善面 他是你的暗面,你的……(不甘)另一半![顶光打在右端角落的矮橱上,上面坐着懒洋洋的暗面,他打了一个哈欠暗 晚上好啊!各位!鄙人来的……怎么不是时候啦?(向上指指天窗)月之暗面已经降临!人之暗面亦已苏醒!(冲善面)再说了,我难到要等你把这个可怜人投进监狱和债务的深渊里,再去拯救他吗?是的,那时候再给他灌输我所热爱的愤怒与仇恨要容易的多,可是我得……善面胡说!我是在救你!暗 我得先教给他生存!教他抛弃你,拒绝你堂皇但却致命的说教!苏枫洁(快步跑到暗面前,转头看看善面,看到善面向自己伸手突然伸手抱暗的靴子哭泣)把他弄走吧吧!,如果你想帮我!如果你真是我的另一半,我还那么年轻,我还不想坐牢,我9个月之后就有孩子了!我还不想这些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家业赔给别人!善面被你害死的那对无辜夫妇还想活命呢!侥幸只被你轧伤7岁女孩还不想当孤儿呢!暗(并不看苏枫洁只是缓慢优雅的伸手拍拍苏枫洁的脑袋,继续盯着善面,轻蔑地)放心吧,我的孩子,我不会在这种危急时刻离弃你的!就像以往那样,我永远都是你的武器,为你掠取你所需要和不需要的一切,我永远都是你的盾牌,为你抵挡任何来自黑暗的攻击;任何来自公义的审判!善面 不要听他胡说,他分明是在诱惑你!他想引诱你堕落,他想完全主宰你(冲苏枫洁伸手),回来!苏枫洁 (不加理睬)暗堕落?(稍顿)哈哈…… 这个世界上最堕落的动物莫过于人拉!而他们却成了这颗星球的统治者;堕落的天使成为魔鬼撒旦,不但未受天谴反而可以和上帝分庭抗礼!堕落……除了不好听之外,有什么不好?善面无耻!暗(点点头)谢谢!这是你对我一贯的赞誉!善面(冲苏枫洁)看清他的面目了吧!快离开他!苏枫洁 (摇头)……他说的有道理。暗 哎呀!(冲苏枫洁)现在是8点47分21点45秒,将近9点了呢!想起点什么了吗?苏枫洁 ……暗 你的妻子不是下午就去c家了吗?她怎么还不会来呢?是不是她觉得你找晚出事提前告发你又躲起来了?还是……她和c觉得你不去的话,这个夜晚将会更美好!苏枫洁 你什么意思?她现在可是……暗 打掉不就……啊……不!不!不!就当我没说过!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轻声)……只是想提醒你……你现在可有有坐牢的危险,有赔掉多半家产的危险……女人家蛮可怜的,整天的担惊受怕,往后自己拉扯个孩子也不容易……为自己着想一下也不过分嘛!你可千万别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苏枫洁 (爆怒)混蛋!没想到啊!她居然……善面 (对苏枫洁)你应该相信你的妻子,她会不会告密,你最清楚!苏枫洁 (看善面皱眉) 我……我不知道!暗 ( 从矮柜上跳下,对善面说)应该说是我们的妻子,别那么激动吗!也许你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可据我所知她是一个即轻浮又浅薄即阴险又尖刻的坏女人,知道为什么咱养了4个月活泼可爱的小狗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吗?就是因为它不长狗眼胆敢抓破了我们高贵女主人心爱的布艺沙发!(伸手比划)只有那么一点点划痕!知道为什么有一段时间邻居对你指指点点而女同事见了你就躲开吗?那是在这之前她看到了她狭窄的心胸无法接受的东西……(把手放在苏枫洁肩上)还有,知道为什么咱刚搬来时家里的水龙头老出毛病吗?……那是因为……因为社区的水管工实在是太英俊了! 苏枫洁 真的?!(跑床边拿话筒拨号) 善面 那只是他的别有用心的推测!他想在你最脆弱的时候给你最后一击!你若再犯错,我也帮不了你!(欲阻止苏枫洁)暗 (上前挡住,小声)再坏我的好事,我就挑唆他毁掉你!善面 你本就是为此而来的吧!可他说不定会和我一起……善面(轻蔑)别做梦了,现在他唯一想摆脱的就是(用手指戳善面胸口)你! 苏枫洁 (缓缓放下电话,坐矮柜旁的床上抽泣)这不是真的……善面 (失望无比)啧啧,看你把我们可怜的主人折磨的……这就是你所谓因你而存在的良心煎熬吧? (握住苏枫洁的手,兴奋地)来,我亲爱的主人,让我们一起来终结他吧!苏枫洁 (抬头疑惑)暗我 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关于……关于那个自你出生以来让你倍受煎熬的白乎乎的东西的存在与毁灭的秘密!善面 (看暗一眼,上前)告诉你这些是破坏规则的,但我和你的暗面纠缠了27年之久了,我也累了,厌了,也该到我们了断的时候了…… 每当满月时,一个痛苦的人如果恰巧从镜子里看到反射的月光,那这个人,就会看到他的善面,之后他的暗面也会出现……我们越界来到你身边,是有危险的,因为镜外的我们和凡人一样,是可以被杀死的!暗 补充一点——并且不会留下尸体!也就是说不会给您留下任何麻烦!还等什么呢?我亲爱的主人!消灭这个困扰你的怪物!我会协助你的!苏枫洁 (向善面冲过去又在中央停住)我怕!(返回)暗 不用怕他!苏枫洁 你……你怎么不先上呢!暗 唉,在你心里我跟他斗了27年了也没分出胜负!该死的善恶平衡法则!我们的力量就像平分时间的白昼和夜晚一般不差分毫!没有你加入,绝不会分出胜负!快上吧!让他化做一堆白色的粉尘!我会帮助你的!苏枫洁 (看看暗转身向善面)既然你是善的,那你为何不体谅我呢?为何不放过我呢?为什么非要把我逼到那种境地呢!你比他更无情,连自己的主人都不怜悯,我要消灭你!(上前要扼善面脖子)善面 (抓住苏枫洁 的双手,激动)……隔着冰冷的玻璃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我是受你的感召而来……而他,只是一心想成为你的主宰!仔细看清楚吧!谁才是你的忠实的盾,谁才是你捍卫幸福的武器!如果你想杀死我,成为被黑暗操纵的傀儡,那就来吧!(放开苏枫洁)[闪亮的银色的月光再次充溢房间,趁机溜到善面背后拔出匕首欲行偷袭的暗怪叫用斗篷捂脸躲进角落苏枫洁 (低头)可你希望我做的……我……做不到……我不能去自首啊……我的事业才刚刚有了转机……我还想要这个家……暗 (猛的一抖自己的斗篷,他的周围出现一片黑暗,占据房间一半)下手吧!别听他废话,如果你跟从了我,你不但可以保住这一切,你还可以做很多你想做而不敢做的事,可以成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成功!没人比你更阴险,没人比你更坏,但也没人比你更强大!你会战胜所有心存善念的弱者,你会占有人们想要占有的一切!(双手捂胸口)这些……只有我才能给你!善面 没错,他是可以给你很多东西,多到你一辈子都享受不完,而我,而我只能给你一样东西——那就是问心无愧的纯真自然的快乐——人们所追求的一切的终极目的!苏枫洁 ……让我考虑一下……暗 是该好好考虑……你到底想到国王还是想当乞丐!苏枫洁 ……国王?……乞丐?……呵呵……善面……暗想清楚啦?苏枫洁 (点点头,稍顷向暗走过去)善面 你……暗 早点想清楚多好!省得麻烦!苏枫洁 (冷酷地)少废话!匕首给我!暗 是!我尊贵的主人!(一边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善面一边把匕首给苏枫洁)暗(嘲讽地耸耸肩撇撇嘴双手一滩)千万别记恨我哦!是他,是他要杀了你!善面 ……我不会反抗的,既然他选择了你我的存在也不具有意义了,只是(冷静的看着苏枫洁)希望你不会后悔!就向我为拯救你而死不后悔一样!既便是闭上眼睛,我看到的依旧是光明!暗 既然如此,那就快动手吧我的主人!用这把永不见光的冥河之水浸泡过的匕首终结他!苏枫洁(冷笑着举起闪光的匕首向善面走一步,迅速转身向暗胸口刺去)去死吧!暗(受伤跌倒,仰面用手肘和腿向后爬,苏枫洁步步紧逼)善面 ……你……!暗 (停下用手摸伤口流出的黑色液体)傻瓜!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你要亲手杀死唾手可得的发达的机会吗?苏枫洁 (不理会,逼近)让你和你的国王见鬼去吧!我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转脸看善面)一个纯真快乐的普通人!(举手欲杀暗……)暗(抬手挡面)不要啊!善面住手!苏枫洁 为什么?!他想杀你!善面 放过他吧!看在我的份上!苏枫洁 你怜悯他吗?善面绝不!……原本我也是想……一劳永逸的终结他,可他刚才的一些话提醒了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你考虑!苏枫洁 ……什么?善面(背过身去)他的话并非毫无道理……世界绝没有他所描述的那么黑暗……但人间的恶念依然强大,如果他被杀的话,你就会变成一个至善的人,而一个至善的人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注定……是无法生存的!你……让我带走他吧!苏枫洁 ……现实?……好吧!(蹲下耷拉脑袋做冥想状,起身)好吧!我就答应你一回,免的你又说我不信你。善面 (微笑,善面背起暗)能告诉我最近的镜子在哪里吗?我要和他一起离开……苏枫洁(笑笑)明知故问!善面(向左侧远去)暗(虚弱)别指望我会感激你!我比以前更恨你了!善面(平静)猜的到,现在终于明白了和你纠缠下去是一种宿命,我不会再抱怨什么了,我等你…… [善面暗下,苏枫洁长舒一口气,坐在地上,灯全灭……[钥匙开门的声音,脚步声,开门声,卧室灯亮萧白啊!你还没睡?!苏枫洁(冷冷地)你还知道回来。萧白(故做轻松坐床沿)我……我怎么……不知道回来了?苏枫洁你到底去了哪儿?萧白 ……c家苏枫洁真的?萧白当然是真的啦!苏枫洁怪不得他家的电话留言说他出差去了……原来是不想接我的电话啊……真够忙啊!……你们!萧白你什么意思!你居然……混蛋你!苏枫洁唉……还真让他说中了!萧白谁?苏枫洁别管那么多了。苏枫洁 要是你觉得我完蛋了,想跟我散伙你就明说了吧,用不着遮着掩着的,实话告诉你吧,我打算去自首,自己做的孽自己受,用不着拖累着你……萧白我也跟你说实话吧……苏枫洁(默默点头)萧白 我去医院了……苏枫洁怎么?你真的去……萧白原本是想到c家聊聊,散散心,没想到他家里没人就想去买点吃的,路过医院时记起今天是检查胎儿的日子,我就进去了……没想到……苏枫洁咱家孩子怎么了?!萧白(摇摇头)我路过一间病房,看到……看到那个满身绷带的孩子……看到她身边一个年纪不大的护士一边给她换药一边哭着咒骂你……是你毁了她……(小声哭)苏枫洁……你……你说什么了?萧白(摇摇头)我就那么一直看啊看啊……一直到现在。苏枫洁 (起身)我去自首。这样大家心里都好受一点……萧白 你……真的决定了?苏枫洁 (点点头)萧白 何必这么着急……咱明天一起去…苏枫洁(摇摇头)不是着急……我是怕我明天就没这个勇气了……(在萧白的帮助下换好衣服)苏枫洁我走了……萧白走吧。萧白别忘了关灯……苏枫洁[突然顿住,稍稍低头,伸手关灯[灯灭 苏枫洁下 昏暗中萧白的哭声突然变大 “嘿,我的小姑娘,别再伤心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不要怕!我是你的善面,我自镜中来”(完)


相关阅读:
恒日升 www.bdweida.cn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